Raaie

一笑相逢蓬海路,胜却人间无数

© Raaie | Powered by LOFTER

11-12

看见一些词来总还是会喜欢脑补几个世纪前的事,却发现对一些意象有着不同的第一直觉。


例如提起“初雨”,眼前浮现的是唐宋时期的临安:在集市边小酒馆的二楼斟一盏美酒,或是在深院里的亭台雨幕后沏一壶好茶。初雨是不安分的灵动,洗退冬日的风霜,给万事万物染上了新鲜的色泽。小楼一夜听春雨,入眠后亦是润物细无声,并非是铁马冰河,不会扰人清梦。


若提起“初雪”,眼前却是18世纪战争刚刚平息的欧洲大陆。年轻的将军拂去手肘间的落雪,硝烟散去,孤鹰在天空盘旋。在人烟稀少的街道策马前行,前方传来一阵阵并不齐整的合唱声,那是飘着麦酒香味的酒馆,是喝红了的脸混杂着风琴和小提琴的联欢。将军继续策马前行,停在一片荒...

如蘭



(ooc属于我)

歌赋

有人的歌声里有千军万马,

有人的歌声里有细水长流,

可我却从未听过,

有人能够像他一样:

高昂亦深沉,

高昂如群山般连绵巍峨,

深沉又似大海般波澜壮阔。


习习海风吹散了山顶的迷雾,

览群山,见众生,

渺沧海之一粟。

青灰色的天际间,

却有一种亘古不变的静穆:

足以让空气凝固。

那是秋天的第一片红叶,

将落未落。

孤雁北往,

羌笛悠悠,

吹出的不是寂寥之音,

却是“物与我皆无尽也,

又何羡乎?”


我循声而至,

登危楼百尺,

却见他驻足楼下,

无意攀登。

我并不意外,

如果是他,

无需居高声自远:

脚踏高山大海,...

火树

那是不经意间发现的,

一棵火红的树。

在枯黄的秋风里,

唯独它一个,

像凤凰涅槃的浴火,

点燃了天色。

即使它不发一言,

散发出的温暖,

也会在不经意间融化人心。


说是凤凰浴火,

它却寒冷似冰。

它知道所有的誓言和诅咒,拥抱和哭泣,

都会消失在行色匆匆的背影里。

它也知道火苗再舒展再肆意,

都不过是件鲜艳的外衣,

敌不过冬日的风刀霜刃,

最终都会一片一片化为灰烬,

熄灭在土地。


它没有预料到,

有一段不经意间听到的,

漫不经心的低吟浅唱,

扰它魂魄,让它心惊。

它听到山顶融化的雪,

滴滴答答,

穿过奔腾的河,

汇入汹涌的海。

亦如它心...

思追

【策瑜简史|上】时间线整理——关于各史料及后世文学作品中对孙周二人交好的记述(上)

总角之好,骨肉之分。

莫忘酌:

本篇单独开放站内转载授权。


入门级别的科普,方便卖安利时直接一扔,也打算没事的时候自己翻一翻过瘾。


主要史料有《三国志》及其集解中的《江表传》残卷,略带演义里值得一提的部分,还有《子不语·双花庙》和一些诗词。


顺带声明,写这个整理不是为了深究历史真相,一千八百多年前的事情谁也说不清,只是选取了所有可能性中最乐观的一种,供喜欢这对cp的小女神们看得开心就好,因此还请不必较真。


因个人感情倾向明显,建议当成策瑜cp向阅读。史料选材谈好不谈坏,反正就是一个劲儿吹,欢迎正面附议,恕不接受负面反驳。...


十六亿

街边小卖部的广播里,

重复着无聊的广告。

夹杂着宇宙大爆炸的杂音,

我听到,

十分钟后,

主持人会公布,

谁获得了十六亿。


拿出对折过两次的彩票,

我心不在焉地笑。

谁会那么倒霉?

一口气拿走十六亿。


声音渐渐清晰,

空气也变得安静。

冷清的冬日里,

脑海里却满是让人头昏的蝉鸣。

主持人一字一句地读着号码,

目光落上那张纸,

是我中了十六亿!


第一年,

我坐最豪华的游艇,

乘着私人飞机,

环游世界,

去南极北极。

第二年,

我交最好的“朋友”,

跻身高层,

谈笑风生,

不费吹灰之力。

第三年,

我盖了最大的房子,

养了最乖的狗...

Namanana

风起于干涸的天色,

惊动了蛰伏的暗流,

身后的禁锢,

伴随着轻浅的笑意,

分崩离析。


蓄谋已久的暴雨,

冲散白茫茫的闷热,

流星划破深遂的长夜,

点燃沙漠尽头的篝火。

有一缕无处安放的梦,

翻山越岭,

最终久久地萦绕在,

那片雾海氤氲的雨林。


耳边是熟悉而欢快的咒语,

他扬起火红的帆,

劈开晨昏的交界,

搅碎日月的倒影。

极光在远方爆裂,

牵动着不安的海浪,

奏出沸腾的交响。


他转身,

披上第一缕晨光。

他说:

欢迎来到,

梦不落雨林。


局中人

我是一个局外人,

看他的局。

我辗转反侧,

心意难平。

意难平,

他们曾经刻骨铭心;

意难平,

有生之年,

不免相逢于狭路,

此劫注定。


我是一个局中人,

在自己的局。

我不懂,

为什么身在局中的自己,

心灰意懒,

放手最是容易。

看淡和失去,

是得到和明晰。

原来,

所有的声嘶力竭,

都是上帝视角的错觉;

所有的歇斯底里,

在理智面前,

不值一提。


我是一个局外人,

想象着那个局中人,

在我的局。

我为他笑,为他哭,为他心痛。

却不知他作为局中人

历经沧桑世事,

依旧止水在心,

无所畏惧,

逆风前行。

他一定是个极其聪...

10/18/2018

没想到聊着聊着引发了一些思考,关于该电影(《英雄》)的三观和我的三观。

单纯从故事上来说,首先,电影中也许真的包含了旁的不单纯的与艺术无关的心思,这一点我不能排除。而且如果真的是这样,我不会为电影或导演辩解。其次,从任何角度,我不会改变对电影中提到的某位真实历史人物的态度,毕竟我接受的历史教育从不以此人为楷模。再者就是对于暴力革.命的态度,这个我在之前写底特律评价的时候就努力在回避的问题,我实在不想拿出来。因为在这件事上我是极度理性的,理性到无情,也就是说我还是会考虑全局得失,越全越好。近似灭霸的脑回路。

从这种理性的角度看来,一,如果刺秦的目的单纯是为了个人恩怨,则狭隘。从历史上来讲,刺...

09-30-2018

吃梨吗

09/26/2018

深夜瞎想系列


今天随笔里的最后两段,贴上来:


“此时我就在暗自庆幸,作为人类我们只能观察到三维的世界。若是在信息爆炸的五维世界里,任何我们珍视一生的感情都成了渺小得不值一提的东西。正是因为我们处在无数条平行世界中的某一条,一生便是一生,我们才可以尽情哭泣尽情欢笑,才可以活得一心一意拼尽全力,这实在是一种恩赐。


无数个我们是否会殊途同归?我们所拥有的,所热爱的,愿意为之付出一切的事物是不是生来便会注定?我承认自己好奇却又因为太过沉重不想去知道,所幸这些早就超出了我的理解能力范围。我不可能知道那些无数个自己在过着怎样的生活。人生既然不可以读档,便没有必要陷入到那些关于得到...

1 / 11